餐馆厨房发现过期酱油并称未使用,市监局处罚后,法院这样判

编辑:王一 来源:食药法苑

行 政 判 决 书

(2020)闽08行终5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


上诉人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因与被上诉人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市场监视行政处罚一案,不平长汀县人民法院(2019)闽0821行初24号行政讯断,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行政行为:2019年9月9日,被告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对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作出杭市监执处〔2019〕11号《行政处罚决议书》,认定:2019年6月19日,被告执法人员在原告谋划场所检查时,在原告厨房内的操作台上和货架上各发现二瓶批号为2017-06-13、规格为510ml/瓶、保质期为24个月的超级酱油。放在操作台上的两瓶酱油,一瓶剩余约30ml,另一瓶已撕开塑封尚未开瓶;货架上的二瓶未撕开塑封。认为原告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宁静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三)项的划定。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宁静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福建省食品药品监视治理局行政处罚裁量权适用规则》第十六条第(六)项的划定,对原告作出如下行政处罚:一、责令原告停止违法行为;二、没收逾期食品调料4瓶“超级酱油”;三、处以行政罚款人民币伍万元整。同时交接了如不平本该处罚决议的救援途径。该决议书于当日送达给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

原审查明,原告于2019年4月12日挂号建设,于2019年5月11日开始营业。2019年6月19日,被告执法人员在原告谋划场所巡查时,在原告厨房内的操作台上和货架上各发现二瓶批号为2017-06-13、规格为510ml/瓶、保质期为24个月的“超级酱油”。放在操作台上的两瓶酱油,一瓶剩余约30ml,另一瓶已撕开塑封尚未开瓶;货架上的二瓶未撕开塑封。被告立即制作现场笔录和现场照片,并依法扣押了该四瓶“超级酱油”。

被告于2019年6月20日立案,指派二名具有执法证的事情人员卖力管理。办案人员经观察取证,于2019年7月5日提交《案件观察终结陈诉》,于2019年7月8日提交审批。被告于2019年7月9日召开案件审理委员会集会,对本案的处置惩罚举行了团体讨论并形成集会决议(纪要第九次)。2019年7月15日,被告制作《行政处罚听证见告书》并于当日送达给原告。2019年7月17日,原告向被告提交《申辩意见书》,辩称原告2019年6月份并没有使用过案涉“超级酱油”,该酱油系试营业前半个月总部厨师有使用过,当地厨师与外地厨师做菜方式纷歧样,基础没使用过该“超级酱油”,治理人员未实时清理属一时疏忽;未造成不良结果,请求减免罚款。2019年8月21日,被告案件审理委员会召开集会(纪要第十次),对本案举行了第二次讨论,并决议作出与第一次集会一样的行政处罚决议。2019年8月23日,被告对本案的处置惩罚推行了审批法式。2019年9月9日,被告作出本案行政行为,并于当日将《行政处罚决议书》送达给原告。2019年9月23日,被告将扣押的四瓶“超级酱油”转为没收。2019年9月24日,被告在上杭县政府网站公示了本案行政处罚情况。

原审认为,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宁静法》第六条第二款,《市场监视治理行政处罚法式暂行划定》第七条的划定,被告具有作出本案行政行为的法定职权,是适格的被告。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决议书的法式正当。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是否存在使用凌驾保质期的“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其中一瓶“超级酱油”剩余约30ml,被告认定原告使用了案涉“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属实。案涉“超级酱油”批号为2017-06-13、保质期为24个月,可见该“超级酱油”保质期停止于2019年6月13日。即原告在2019年6月13日前使用该“超级酱油”未违反保质期的划定,在2019年6月13日后(至被告2019年6月19日查处)使用该“超级酱油”就违反了保质期的划定。被告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原告使用案涉“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发生在2019年6月13日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划定“被告对作出的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行政行为认定原告存在使用凌驾保质期的“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即该行为发生在2019年6月13日之后)主要证据不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一)项的划定,讯断打消被告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于2019年9月9日对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作出的行政处罚决议(杭市监执处〔2019〕11号)。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告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肩负。

宣判后,原审被告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不平,向本院上诉称:被上诉人存在使用逾期食品原料加工食品的违法谋划行为,上诉人作出的杭市监执处【2019】11号行政处罚决议书事实清楚、证据充实、定性准确、适用依据正确、法定正当、处置惩罚适当,原审法院认为“行政行为认定原告存在使用凌驾保质期的“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即该行为发生在2019年6月13日之后)主要证据不足”是错误的。首先,上诉人于2019年6月19日对被上诉人的谋划场所实施了现场检查,形成了《现场检查笔录》,并提取了物证,其中放在操作台上的两瓶“超级酱油”,一瓶剩余约30ml,一瓶已撕开塑封,这些证据质料证明力和可信度极高。被上诉人在观察询问时自认现场提取的“超级酱油”已凌驾保质期,对涉案酱油在可供随时烹饪的操作台和货架上摆放达20余天的原因不能自圆其说,不合常理,更未提供任何证据支撑。其次,上诉人据此作出行政处罚的种种证据之间具有清楚的逻辑关系。再次,上诉人据此作出行政处罚的证据充实且具有一定的说服力。上诉人在作出行政处罚决议前,已充实听取了被上诉人的陈述申辩,充实思量了社会民众认可的水平,经由了全面、客观、公正、实时的观察取证,既有直接证据,又有间接证据能相互印证形成证据链条。第四,行政执法及行政诉讼实行“清楚而有说服力”的证明尺度,其严格水平低于刑事诉讼的“清除正当怀疑”证明尺度,允许个体的合理怀疑的存在,允许将执法真实与客观真实的收支控制在一定的规模之内。被上诉人的陈述申辩在没有其他证据补强的情况下,纵然可组成对作案时间的合理怀疑,也不足以影响和反抗现场检查效果清楚而具有说服力而认定的其“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产量食品”的违法事实。综上,原讯断混淆了“清楚而有说服力”行政诉讼证明尺度和“清除合理怀疑”刑事诉讼证明尺度的区别,导致认定事实和适用执法错误。请求:依法打消(2019)闽0821行初24号行政讯断,并改判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答辩称,1、答辩人对上诉人具有作出本案行政行为的法定职权和法式正当性无异议。2、一审认定“被告(即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原告(即答辩人)使用案涉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发生在2019年6月13日(保质期到期日)之后”答辩人认为是很是正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四条划定,实施行政处罚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上诉人据以对答辩人作出行政处罚的是认为答辩人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产量食品,从而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宁静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二)项划定来作出处置惩罚。该划定即应有使用的行为和产量食品的效果,二者不行或缺,否则就与该条划定不符,而不能适用该划定来作出处罚。答辩人认为上诉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答辩人仍在使用而且是使用其来产量食品。上诉人作出行政处罚的证据不足的认定是清楚的,一审讯断正确,应当予以维持。

经审理查明,双方当事人对原审讯断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亦未要求增补认定的事实。故二审查明的事实及采取的证据与原审一致。

本院认为,被上诉人对被诉行政处罚决议的执法主体、执法法式无异议,经审查切合执法划定,本院予以确认。《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宁静法》第三十四条划定:克制产量谋划下列食品、食品添加剂、食品相关产物:……(三)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产量的食品、食品添加剂;……”第一百二十四条划定:“违反本法例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尚不组成犯罪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食品宁静监视治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和违法产量谋划的食品、食品添加剂,并可以没收用于违法产量谋划的工具、设备、原料等物品;违法产量谋划的食品、食品添加剂货值金额不足一万元的,并处五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罚款;货值金额一万元以上的,并处货值金额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许可证:……(二)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食品添加剂产量食品、食品添加剂,或者谋划上述食品、食品添加剂;……”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凭据上诉人的执法人员于2019年6月19日,在被上诉人谋划的牛博餐饮场所巡查时,发现其厨房内的操作台上和货架上各有二瓶批号为2017-06-13、规格为510ml/瓶、保质期为24个月的“超级酱油”。其中放在操作台上的两瓶酱油,一瓶剩余约30ml,另一瓶已撕开塑封尚未开瓶;货架上的二瓶未撕开塑封的事实,能否推定被上诉人已组成使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产量食品的行为。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上杭县市场监视治理局是专门从事市场秩序治理的行政主管部门,其执法人员经由一定的专业训练和上岗教育,对市场餐饮违法行为的现场判断能力和素质要高于一般自然人;从“使用凌驾保质期的食品原料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特点来看,这种违法行为往往是瞬间发生、不留痕迹的,可以是执法就地发现,但更多的是执法人员凭据事发现场查明的事实及日常、执法履历作出推定,对于这种推定一般应予确认,除非被上诉人有确凿证据证明执法人员有滥用职权的居心,或有监控技术设施可以证明执法人员所认定的事实不存在而执法人员不提供。联系本案而言,上诉人提供的证据《现场检查笔录》及照片可以证明被诉行政处罚决议所认定的事实证据充实,被上诉人对该事实亦无异议,依法应作为定案的依据予以接纳。凭据查明的事实,被上诉人是在其谋划的牛博餐饮场所的食品处置惩罚区即厨房内的操作台上和货架上被查出各有二瓶批号为2017-06-13、规格为510ml/瓶、保质期为24个月的“超级酱油”。且其中放在操作台上的两瓶酱油,一瓶剩余约30ml,另一瓶已撕开塑封尚未开瓶;案涉食品“超级酱油”已超出保质期,至此,上诉人已完成证明责任,其以此推定被上诉人“存在使用凌驾保质期的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切合日常履历与职业履历判断;被上诉人虽对此提出异议,但并未提供相反证据予以证明或有确凿证据证明上诉人的执法人员存在滥用职权的居心,该异议不建立。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实被上诉人使用案涉“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菜品)的行为发生“超级酱油”保质期2019年6月13日之后,进而否认上诉人对被上诉人存在使用凌驾保质期的“超级酱油”产量食品行为的性质判断属于举证责任分配不妥导致适用执法错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上诉人对此提出异议理由建立。由上可见,上诉人认定被上诉人使用凌驾保质期的“超级酱油”食品原料产量食品,违反上述执法划定,作出被诉行政处罚并无不妥。

综上,被诉行政处罚决议认定权源有据,事实清楚,法式正当,适用执法正确,被上诉人要求予以打消理由不建立,原审法院讯断予以打消于法不合。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二)项之划定,讯断如下:

一、打消长汀县人民法院(2019)闽0821行初24号行政讯断;

二、驳回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二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被上诉人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肩负。变换一审案件受理费50元由原审原告上杭县牛博餐饮有限公司肩负。

本讯断为终审讯断。

审判长 林 静

审判员 卢宝报

审判员 黄智勇

二〇二〇年五月二十日

法官助理严丽梅

书记员邱渟婷